jdb夺宝电子玩法技巧
中國奉節網 新聞中心 人物

【扶貧故事第9期】主動申請脫貧的“體老漢”

2017-10-19 16:11 來源:縣扶貧攻堅辦

吐祥鎮 蓋下壩水庫

吐祥鎮 蓋下壩水庫

暮春時節,茵茵淺草、鳥鳴蝶舞、桃紅柳綠,農村的春天真是美極了。然而,行駛至去往范家村崎嶇蜿蜒的山路時,原本興奮敞亮的心窗逐步布滿灰色的雨簾。同行的駐村工作隊員小陳明顯是看出了我的緊張與謹慎,好意的寬慰我:“這條村道雖然路面窄、坡度大、彎道急,但一直到村委會都是硬化路,而且來往車輛不多,很少會車”。小陳在范家駐村2年了,對村情村貌較熟悉,從他的口中我初步知道了吐祥鎮范家村幅員面積6.6平方公里,是2017年整村脫貧村,總共有415戶,1636人,其中建卡貧困戶88戶,366人。

時光荏苒,在范家村駐村工作5個月了。從村委會到我所住的地方,時常能碰到一位清掃公路的老人,一來二往,我們逐步熟識起來。

老人名叫陳圣體,現年67歲,是88戶貧困戶之一,村里的人都親切地叫他“體老漢”。

“體老漢”正在清掃公路

“體老漢”正在清掃公路

1971年的春天,“體老漢”的老婆錢直秀為他誕下一子,取名陳飛亮。善良的鄉親們也為陳家有后由衷高興,“體老漢”的笑聲比跟在他身后的大黃還響。2年后二兒子陳帝玖的降臨,讓陳家喜上添喜,樂上加樂。錢媽媽相夫教子,操持家務;“體老漢”忙里忙外,整日像高速運轉的機器,在加倍的勞作中默默享受著家的溫暖和做爸爸的快樂。

陳飛亮聰明好學、成績出眾,一路領先于同齡人。1988年,工夫不負有心人,陳飛亮考上湖北省恩施自治州的中專,喜訊傳回范家村,幸福蕩漾在陳家茅屋秋風的地方。1991年,陳飛亮中專順利畢業,被分配到恩施市煙草公司工作。因務實上進,業績突出,能力出眾,不久便調任恩施市公安部門。

就在1994年那個春天的鵝黃嫩綠里,噩耗傳來,陳飛亮被診斷為突發性心臟病,救治無效離開了這個世界,時年25歲,走的是那樣的匆匆,甚至來不及為陳家留下丁點血脈。

2011年9月10日,范家村1社的懸崖邊一聲巨響嚇顫了山的樹梢水的清流。因機械故障導致“體老漢”小兒子陳帝玖駕駛的貨車墜入深溝,車毀人亡,噩運再次降臨在這個本已不幸的家庭。高寒之地,風霜又至;未愈之心,再添新傷,切膚之痛既無法言表,更無人能體會。

“兒子走了咱還有孫子、孫女,老陳家總會有出頭日”。這是“體老漢”凡提及往事必說的話語,我想也是他精神世界的擎天之柱。

2011年底,范家村貧困戶調整的大會上,沒有看見“體老漢”及其家人的身影。村上的干部提名將其調整為貧困戶時,難得一見的全票通過。后來,聽人說那時他正在田里修剪桑樹枝。成為貧困戶并沒改變“體老漢”勤勞致富的指導思想和愈挫愈勇的精神。每年多養1頭豬、1頭牛、1張蠶是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。在原有的基礎上每年多收入1萬元是他最基本的要求,再窮不能窮教育,“我”的孫子、孫女還得上高中、讀大學呢。

深化“兩回兩講兩解”活動

深化“兩回兩講兩解”活動

2015年10月,“體老漢”找到村委會提出自己要脫貧,村干部認為他在開玩笑,隨便敷衍幾句將其打發走了。

2016年10月,“體老漢”再次找到村委會提出自己要脫貧,村干部告訴他時機尚不成熟,最好是在2017年脫貧。“體老漢”像個孩子似的怯聲問道:“脫貧的標準不是年人均收入超過3100元嗎?你們看,我和老婆現在有五保,每人每月600元,兩人1年的收入就有14400元,養蠶今年收入約6000元,養豬3頭至少6000元吧,還有牛呢,還有其他的政府補貼呢,兒媳自己能養活自己,我和老婆加上孫子共4人的總收入都超過3萬元了,肯定脫貧了。”村干部無語,但還是希望他在2107年脫貧。“體老漢”堅決不同意,認為自己超越了貧困線,必須要脫貧,貧困戶這“帽子”不光榮。無奈,范家村2016年脫貧戶的名冊上出現了陳圣體。

2016年底,“體老漢”又找到村委會,申請給他落實一個公益性崗位的職務。村干部告訴他年紀大了,不符合政策,他卻據理力爭:“現在我還硬朗,啥活不能干?再說現在農村60多歲的男人都是整勞力,人家劉義安70多了還養9桶蜜蜂;劉義福80多了還能放牛,我就來做個交通勸導員完全能勝任,此外,我還義務清掃1公里的村道”。說完,憨厚一笑,露出一口皓齒。村干部耐心告訴他這不符合政策,報不準的。他眼珠一轉,“村上發展產業不是可以托管嗎,這個就不能托管了?把這個崗位給我兒媳,我兒媳再托管給我不就成了”。“體老漢”雖沒讀什么書,人也憨厚,但并不傻,腦子真是好用。

豐收的蠶繭

豐收的蠶繭

2017年6月,我到“體老漢”家入戶時他格外的熱情,又是倒茶又是遞煙,當聽見他介紹現在養了4頭豬,3頭牛,每季2張蠶還種了3畝玉米和5畝油茶還要做交通勸導、清掃村道時,差點沒把我食指和中指間的香煙嚇掉。我關切地問道:“這么多,能忙過來嗎?”他神秘一笑,反倒給我上了一課。“劉隊長,上次院壩會您說要解放思想,轉變思路,回來我就轉變思路了。以前啥事我都自己干,舍不得花錢叫小工,后來我算了下,假如我每季養蠶1張,收入1500元,現在我每季養2張,也就上架那一周忙點,那時我就叫小工,工錢總共就300元的樣子,這樣每季我就賺2700元,足足多出1200元”。說完,很自信地告訴我,已經和整戶外出的鄰居談好,明年我幫他管護桑樹田,他的桑樹葉給“我”用,每季爭取養4張。

我開他玩笑:到時,忙的時候還是叫工,叫更多的工,照這速度,再過幾年你豈不是從貧困戶搖身一變成了資本家?“那個什么思路和出路,就是上次開會您說的”。“思路決定出路”,我補充道。“對,就是思路決定出路”。

“思路決定出路”,這話我在書上看見過,也聽不少人說過,但從一個遭受重大家庭變故的69歲的深山老農口中,倒還是第一次。

熱情接待

熱情接待

遇變故卻逆流而上,多災難而愈挫愈勇,勤四肢謀柴米油鹽,轉思路以發家致富,勇摘帽樹模范榜樣,看人生顯云淡風輕,這就是“體老漢”,一個樸實、平凡而又自強自立的人。 是啊!天道常變易,運數杳難尋。蜈蚣百足,行不及蛇;雄雞雙翼,飛不過鴉,但心若在,夢就在,加之黨和政府的關懷,大不了重頭再來。

跟“體老漢”對飲數杯后,已是深夜,起身告別,挽留再三,淳樸之情,溢于言表。

借著皎潔的月光,仰望滿天的繁星,伴著蟬鳴蛙叫,偶爾傳來幾聲犬吠,農村的夜色可是真美。

自“脫貧攻堅·我的扶貧故事”征文活動開展以來,收到了大量扶貧一線黨員干部的熱心投稿,文字情真意切,真實感人,我們將陸續擇優刊載。(投稿郵箱:1126903445 @qq.com)

作者簡介

劉恩茂,男,1981年4月,重慶巴南人,2009年大學生村官,參與扶貧工作兩年多,現任縣政府督查室副主任,縣政府辦公室駐吐祥鎮范家村扶貧工作隊長兼第一書記。

編輯:何燕

返回頂部
jdb夺宝电子玩法技巧 江苏11选5在线直播 宁夏11选5-百度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南福彩中奖者未领 老k棋牌每天送6元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山东群英会现场直播 宁夏11选5前一推荐号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指数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