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db夺宝电子玩法技巧
中國奉節網 新聞中心 要聞

記奉節縣永樂鎮白龍村駐村工作隊長曹路

一“路”有你潤無聲

2018-09-06 11:16

摘要:她沒有亮麗的語言,也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,更沒有驚天動地的故事,但平淡中的堅守,工作中的執拗,潤物無聲的愛,依然讓人心生敬佩。她就是我縣眾多駐村工作隊長中的一員——曹路。

中國奉節網訊(通訊員 劉圣宇 王海山)她沒有亮麗的語言,也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,更沒有驚天動地的故事,但平淡中的堅守,工作中的執拗,潤物無聲的愛,依然讓人心生敬佩。她就是我縣眾多駐村工作隊長中的一員——曹路。

先從一場院壩會說起。

2017年6月,曹路被派到永樂鎮白龍村擔任駐村工作隊長。為盡快熟悉情況,與老百姓打成一片。曹路與村支兩委一起,到各社開院壩會。

然而因為村民對工作隊不熟悉,會場總是嘰嘰喳喳、吵吵嚷嚷、鬧鬧哄哄,這種局面直到4個月后才迎來“轉變”。

2017年10月,白龍村駐村工作隊和村支兩委,在8社召開院壩會,其中一個重要議程是評定低保對象。

會議伊始,少數村民依舊“我行我素”,那感覺就像是一場“批斗會”。

眼看這個會又有可能“泡湯”或“不歡而散”。

這時3個村民站起來:“大家少說兩句吧,曹隊長、徐書記他們來之后,是不是還像以前一個樣?有沒有一點變化?這些人是真心來幫助我們做事,再這么吵下去、鬧下去,怕要不得喲……!”

話剛說完,會場漸漸安靜下來,低保評定按照既定程序繼續進行。

經過評定,該社低保戶數和人數都減少了,但村民們反而更服氣,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開展工作、落實政策能夠端得穩、擱得平,真正做到公正、公平、公開。

再說那件隊服和自制檔案。

初到白龍村時,曹路自己動手設計了一套工作隊隊服,內容很簡單:白龍村駐村工作隊,材料也不復雜,紅色反光背心。

還別說,統一著裝后,工作隊到群眾中開院壩會,大家都覺得耳目一新,很快就記住了他們。兩個月后,當工作隊不再穿隊服時,發現大家與村民之間的距離正在縮小,感情正在加深,大家對駐村工作隊已經再熟悉不過了。

三峽集團樞紐局職工徐磊被派到永樂鎮擔任黨委委員,兼任白龍村第一書記,他比曹隊長晚來兩個多月,初見這個隊長時心里直嘀咕:搞農村工作怎么派個女娃子來?

后來,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和工作,徐磊腦子里的想法發生了轉變:這個女娃子不簡單,肯玩命、愛較真、勤學習,農村工作經驗遠在自己之上,何況已是第六任工作隊長,看來并非“混經歷”。

因為他就是靠曹隊長自制的一套檔案完成駐村扶貧的入門課,這套檔案包括一本網格日志,一本戶情記錄。

不管是入戶走訪還是巧遇正在干農活的村民,曹路都會拿出這兩個本子,認真記錄農戶類別、家庭人口、收入支出、飲水和住房保障、教育和醫療保障等基本情況以及意見、建議。

等到徐磊到白龍村履職時,曹隊長的兩個本子基本寫滿,這個村的村情、戶情,她都爛熟于心。

或許,這套檔案對曹路而言頂多算是起到了記錄工作的作用,但對徐磊來說,無異于“一座寶藏”。徐磊初到白龍時,就是利用了這套檔案,很快就打開了工作局面。

有人說她 “多管閑事”。

非貧困戶張勇平對家里的房子進行整修,委托一貨車司機幫忙拉磚,沒想到磚的質量不好,毫不夸張的說,輕輕一踩都會成為一包“粉碎”。

曹路得知這一情況后,主動找到張勇平,要來貨車司機電話,通過協調,把買磚的2000塊錢退了回來。

別人說她完全是咸吃蘿卜淡操心,純粹“多管閑事”,駐村工作隊管好你的貧困戶就行,這些事你管什么?然而曹路可不這么認為,自己是駐村工作隊長,貧困戶和非貧困戶都一樣,能為這一方百姓操點心、管點閑事也是理所當然。

有人說她“不厭其煩”。

4社貧困戶周緒秀,一個70多歲的老人,兒子在監獄服刑,住的土坯房也不安全,工作隊和村支兩委決定為其實施住房改造。

在實施該戶住房改造時,可謂一波三折。

據第一書記徐磊回憶,兩人到周緒秀家中,做工作最起碼有10次。

最開始,是因為住房選址問題,要么是周緒秀本人看不上選的地方,要么是其他村民不愿意讓土地給周緒秀,反反復復跑了5、6躺,住房選址終于確定。后來又因為面積大小和缺勞力等問題,又折騰了3、4次,最終通過村級代建幫助其解決住房問題。

有人說她 “對癥下藥”。

有這樣一戶家庭,兩個老人都是70多歲,單獨生活在一邊,其中一個癱瘓在床。

膝下四兒四女,個個家庭條件都還過得去。

但子女卻搶著要幫老人爭低保戶,大女兒更是跪到了鎮政府門口。

曹路了解到這一情況后,與村上一起,多次到老人家里、子女家中做工作,在與大女兒打交道時,曹路說:“你要有本事,就該去爭當榜樣戶、拿獎金,不要去找國家要救濟糧,那樣不光彩。”

沒想到這句話說到這個大女兒心坎上了,后來這戶在5月舉行的全村道德模范評比表彰中,被其他村民評為“孝老愛親家庭”,不光現場戴紅花、穿綬帶、領獎牌,還拿到了500元獎金。

有人說她“堅持原則”。

白龍村2社修了一個500方的水池子,管道鋪設大約4公里,涉及該村200多戶、800多名村民飲水問題。

水池已于今年3月份動工,按理說現在都8月了,當地村民早就該吃上干凈的自來水了,可前幾天,有村民來駐村工作隊反映說,水一直沒通。

曹路與徐磊兩人,立即找到施工方了解原因,負責人堅稱不是管道鋪設原因,可能是水源地的水量太少,供應不上。

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,兩人誰也拿不準,于是,決定趕到水源地一探究竟。

從當天上午一直到第二天下午,兩人一直蹲守在蓄水池旁邊,等水蓄滿后,二人發現水管里還是沒水,這就基本可以確定不是蓄水池水量太少的緣故。曹路立即電話聯系施工方,負責人到現場確認后,表示不是水源問題,就好解決。

時間又過去好幾天,水還是沒通。聯系施工方,也以各種理由推脫。經過商議和召開村民代表大會,2018年8月27日,曹路和徐磊第三次對施工負責人進行“約談”,再次表明強硬態度,如果不能將水送到戶,絕不組織工程驗收。

迫于壓力,施工方終于承認是管道鋪設出現問題,稱當初在設計時沒有充分考慮水的落差,造成無法通水,回去后立即重新組織管道安裝,盡快送水入戶。

有人說她“不夠稱職”。

曹路因為長期駐村,丈夫也時常加班,年僅6歲的兒子只有交給奶奶照顧。

今年暑假,前一個月她給孩子報了興趣班,分散了小朋友注意力,后來實在沒轍,只好帶到村上呆上兩個星期。

在摸排登記村上留守兒童時,曹路苦笑:我家也有一個住在城里的“留守兒童”。

以前每個周一早上,她從家里起身趕往村上時,盡量做到“悄無聲息”,以免驚醒熟睡中的兒子。沒想到小家伙很“默契”,幾乎同時醒來,總是嚷嚷著要跟媽媽一起走。

有一次,小家伙突然冒出一句:“媽媽,你什么時候能回來?”“我不是告訴你了嗎?周末就會回來呀!”“我是問你,什么時候能早上出門上班,晚上按時回來,而不用等一個星期。”“那得再等一年。”“你騙我,去年就說只等一年,今年又說還要等一年……”聽到這里,曹路有些哽咽。

其實,從白龍村村辦公室到她家,車程也就半個小時。

2018年,白龍村被列為鄉村振興示范村。

重慶蜀江楚峽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流轉山地、耕地面積達到1500畝,圍繞瞿塘峽口發展鄉村旅游,土地流轉費最多一戶達到12萬元。

前幾年,在全鎮年終考核中,白龍村不是倒數第一,就是倒數第二。2017年,白龍村在全鎮年終考核中,脫貧攻堅工作是第一名,綜合評比上升到第二名。駐村工作隊長曹路也被評為2017年度全縣脫貧攻堅先進個人。

編輯:潘海容

返回頂部
jdb夺宝电子玩法技巧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组选包胆 幸运农场选任二计划 澳洲幸运10是真的吗 北京赛车刷流水攻略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 广东11选5人2技巧 足彩分析基础知识 大嘴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表